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就是个个人博没事发发照片奶奶比赛唠唠嗑什么的(杂的很🚬)

无趣且话唠🍻

喜欢胖球没救了大概

七年不要痒 昕博 一发完结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昏昏沉沉写完才刷到了蟒蟒求婚的视频,看的时候还激动的吧手机砸到了自己的脸上。
太幸福了。
我们也要这样幸福。
圈地自萌切勿上升真人
内容雷同算我抄你。


=================


        “侄儿啊,这几天真的是麻烦你啦!”


        在不大的小酒馆里,邱贻可乐呵呵的举着酒杯,作势想要和方博碰杯。


        “叔啊,我们之间哪有什么谢不谢的,我都应该的。”


        方博这几天一直在邱贻可家新开的小酒馆里看看店,算不上帮了什么大忙,本来在听到邱贻可说请他喝酒时想委婉拒绝。


        可转瞬又被同屋的周雨挤兑出去,说今晚要和小胖一起看电影。


        于是方博只能无奈的陪坐在这里,陪着邱贻可喝酒谈天。


        “博儿啊,你怎么忽然来了这儿住?”邱贻可喝了一大口酒,端着酒杯问。


        “额……最近放假嘛,在家也没什么事,就来这儿看看。”


        他总不能说是与许昕发了脾气吵了架闹了分手,实在无处可去,才来这儿的吧?


        “不常住呀?”


        “是……可能,过段时间,就走了吧?”方博看着杯子里淡黄色的液体,声音不由自主的低沉下去。


        “你家那儿可是大城市,那肯定得回去。”邱贻可笑的成了一核桃,动手又为自己的杯子里满上一大杯。


        方博叹了口气,不自觉的跟着邱叔灌下一杯酒。


        我哪儿能回去啊,估计再也回不去了吧?


        话题随着邱贻可的瞎扯越扯越远,但多半都是他兴致勃勃的和自己讲着家里那位内人的生活琐事,方博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心里翻上阵阵酸涩。


        自己和许昕在一起七年了,什么架没吵过,俩人就爱拌嘴。但这次事态好像严重了些。


        七年之痒七年之痒,大概自己也该搭在着句过不去的老话上了吧?


        方博闭着眼回忆着那时许昕紧皱着的眉头,就觉得心痛。


        酒过三巡,邱贻可喝的愈发畅快,却差点被兜里的手机震动撒了一裤子的酒。


       “喂?……”


       “玘子啊……诶诶,好好好,马上回去马上回去。”


        方博低头正思考着玘子是不是他邱叔家的内人时,邱贻可就挂了电话。


        邱贻可一脸歉意的看着方博,“不好意思啊博儿,我得先回去了,玘子说他有些难受,睡不着。”


        出来陪酒也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方博只好朝着邱贻可离去的背影叹气。


        邱叔真好……他俩肯定很幸福……


        方博在风中站了会儿,觉得风吹的身子骨冰冷了,才重新回到了室内。


        赌气出来不到一个星期,不知道许昕怎么样了……


        好吧,我们之间是不是算已经分手了?


        许昕有没有找别人?


  


        独自坐在酒桌前,满腹的问题一个个蹦上脑海,方博略显烦躁的重新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


        玻璃杯中,无数颗微小的气泡包裹这苦涩的郁闷心情,在橙黄色的液体中急速上升,快到水面时却又瞬间炸裂消失,精致脆弱。


        方博仰起头,一饮而尽。


        伏在酒馆里的木质桌前,修长的手指叮叮当当的弹着桌上的空酒瓶。


        一下,两下,三下。


        原本就乱七八糟的的大脑被酒精麻痹的更加密不透风,无力再去过多的思考问题,内心空白的就像眼前的空酒瓶。


        眼睛酸涩的快要睁不开,酸涩肿胀,但是胃里确实一阵阵翻江倒海。


        总比心痛好受多了。


        方博难受的抹了把脸,酒精真是个好东西。


        在外界的喧闹声之间,方博似乎找到一个临界点,他软趴趴的靠在自己的手臂上,感受这片刻世界的缥缈朦胧。


        半梦半醒间,方博感觉有只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抬着头眯着眼想要细细看来,却怎么也无法聚焦。


        大概也只有周雨了吧?


        “周……周雨……啊……”


        来人听到这话一震,随即把方博从位子上搀扶了起来。


        “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话语虽然生硬,但夹杂着的心痛与关切,方博不会听不出来。


        要是……是许昕就好了吧。


        夜晚的风是刺骨的冷。


        许昕架着喝的不知东南西北的方博,也有些站不稳。


        趁着方博傻笑期间,许昕把方博背了起来。


        方博趴在宽大温厚的肩膀上,痴痴的笑。


        “我……小时候……我爸……我爸也背我……”


        “我可不想当你爸爸。”


        方博感觉有些郁闷,他不满的搂紧了许昕的脖子,把头靠在了许昕的肩窝上。


        许昕背着方博慢慢走在路上,如果抬头看的话,一定会为晴朗闪耀的夜空而惊叹。


        这般的精致美妙。


        方博靠着许昕平稳的肩上觉得安心,但在还未发挥的酒精的作用下,任何微小的伤感都被扩大无数倍------这样的安心,却让方博感觉到悲伤。
 
       方博闭着眼,在他的背上喃喃自语。


        “对……对不起……”


        “许昕呐……许大蟒……瞎子……”


        许昕听着耳边人发出粘糊糊的声音,心都被软化了一大半,他歪着头亲吻着方博额前的碎发,低低应和。


        “我……我对不起……这么好……”


        “这么好的……许昕……”


        “怎么……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


        方博一股脑儿的倒着苦水,忽然听到他开口。


        “什么怎么可以?”


        方博在不够用的脑子里想了好几遍,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而后才反应过来他对着周雨一直念叨着许昕的名字。


        “对……对不起……”


        方博听见那人的轻叹,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头被揉了揉。


        “别道歉了啊。”


        模模糊糊的嗯了一声,胃里却翻江倒海的疼。


        方博下意识推开身下的人,从他背上摔了下来,直愣愣摔在了地上。


        “唔……好疼啊……”


        “博儿!”许昕慌张的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方博,吓得急忙过来想要把人扶起来。


        为什么呢,周雨喊我博儿?


        朦胧的双眼一片模糊,唯独许昕的脸愈发清晰。


        思绪和大海一般,看不到尽头。


        像是做了梦,什么事都没发生。


        方博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别人窝起,还哈这暖气。


        睁眼看到的是许昕惊喜的表情。“博儿!终于醒了!”


        居然是许昕?他怎么会在这儿?


        方博看着自己被许昕紧握在手里的爪子,想要抽出,却又被抓得紧紧的。


        “……许昕……”


        “你……?”


        “昨晚是我送你回来的。”


        嗯????方博惊讶的看着眼前带着笑意的人。


        “昨晚你可没认出来我,打算怎么补偿我?”许昕挑着眉看着方博惊讶的小表情,微微起身在唇边印下一个吻。


        “我我我……我们不是分手了么……”


        “没门儿了,博儿。”


        “总之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你走了。”


        许昕看着方博微微疲倦的双眼,亲了亲方博的手背。


        “是我不好,最近工作忙忽略了你,但我发誓,我和那个女人去吃饭真的只是为了谈一个案子。”


        “你不要生气了……”


        柔软的话语从许昕口中说出带着稍许委屈的意味,方博看着眼前人,忽然眼眶一热。


        “都怪你!当初说对我好的,你还和我提分手!”


        “是是是,我错了,我不会再说这种胡话了。”


        “呜……我都伤心了这么久……呜呜…你要补偿我。”


        被许昕温柔搂紧怀里的方博哭的上气不接下去,他捶打着许昕的胸膛,想要以这种方式来换取一点点的心安。


        换来一个细腻的长吻。


        方博又会想到昨夜的繁星点点。


        昨夜的繁星方博不曾见过,但眼前的双眼仿佛变成了他整个宇宙中的银河;昨夜说过的胡话方博也不曾记得,他只知道眼前男人安慰的细语一点点融进自己的血液里,和自己的生命一起流淌下去。


================END==============
谢谢一路走来的所有昕博妹儿
 

评论
热度(20)
  1. 毛耳朵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火车✔️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4.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5. 故人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