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就是个个人博没事发发照片奶奶比赛唠唠嗑什么的(杂的很🚬)

无趣且话唠🍻

喜欢胖球没救了大概

38.6°C 昕博 平淡向一发完结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真爱
私心用了我这儿大温州这个地方
圈地自萌切勿上升真人
最近压力真特大


================


        能在一个星期内尝遍春夏秋冬的味道,也只有现在身在温州的方博能够知道的了。
  
       十一月底上午还是暖阳的天气,到下午便能似寒冬一般,冷的叫人发抖。


        特别,还是许昕不在方博身边的时候。


        方博裹着厚衣服蜷在沙发上,冷的手指发凉,但他却能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燥热充斥全身。


        拿出压在舌头底下的体温计,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看清体温计上的水银柱,发烧无误。


        38.6°C。


        可是身为恋人的许昕正远在386千米外的江苏某地打比赛,预计七天。可今天只不过中途的第四天。


        方博叹出一口热热的气,他甚至可以借着家里鹅黄色的暖光看到自己哈出的白气化为虚无。


        许昕那儿应该更冷吧?


        伸出略带僵硬的手指想要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结果它却事先振动起来,是许昕发来的微信。


        “博儿,在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你那儿冷吧?”


        “是啊,才11月都快冻死我了。你那儿呢?应该也挺冷了吧,多加件衣服,感冒了就不好了。”


        方博觉得有些哽咽,他把自己往许昕的外套里再缩了缩,脸色绯红却贪婪的嗅着属于他的味道,搓了搓自己冻僵的手指。


        “我好着呢,你比赛咋样?”

        “打了三场比赛,赢了小胖和马龙,结果接下来张继科和周雨仇视了我整整一天!!”


        “真是的,有人陪在他们身边就真了不起了一样,哼。”


        方博看着许昕一下子发来这么多话,似乎都能想想对方在屏幕前愤愤不平的按着键盘打字的样子,想想就能发笑。


        咧着嘴移动着冰冷的手指刚想嘲笑一下,却看到了许昕发来的语音。


        疑惑着按下播放,将手机靠近耳朵,似乎都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吵杂声,似乎还有微小的电流声。


        嘈杂声持续了一段时间,当方博正想怀疑是不是只是许昕手抖按错了时,他听见低沉好听的男声响起。


        “……我好想你啊。”


        浑厚好听的男声在温州傍晚干冷的空气中回荡,温柔似水的声音似乎直戳了方博的内心,久日未见的想念与病痛时才会爆发的情绪一并化开来,眼眶湿润,手再次重复点击着许昕发的语音。


        我也知道真的好想你。


        没有你在的夜晚,总是如此孤寂。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嗓子干涩疼痛的不行,方博试着说了两句话,发现自己带着浓浓的鼻音声音沙哑。


        下床的时候天都在转,最后方博还是打了电话请掉了今天的工作。这样也好,方博想,比起在外面奔波,家里的一切都是最舒服的。


        选择窝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看着中央卫视播放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比赛,画面里的两个人还是周雨和小胖。


        方博扶着滚烫烫的脑子看着画面上的两个人打来打去,心里不禁想到下了场之后的这两人是如何腻歪,整天雨哥雨哥小胖小胖叫来叫去的,真闷骚。
 
        想到这儿,方博也吃吃笑了起来。


        许大瞎子和博儿,也很闷骚。


        在午饭之前,方博撑着软趴趴的身子翻找了家里的药箱,不知道什么时候,连退烧药也早就没了,剩下的也之后一两包零零散散的降火药。


        午饭是叫了家楼下的温粥人,热气腾腾的粥色香味俱全,方博拿着勺子随意翻捣了几勺,却怎么也提不起胃口。


        不知道许昕现在干嘛?他也在吃饭吗?


        提不起胃口和性质,方博草草尝了两口粥,就没打算吃了。


        昨晚许昕好听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方博的脑见,他重新蜷回沙发上,划拉着手机,翻到昨天的那条语音,痴痴的听了好几遍。


        忽然方博就觉得,他真的特别想见到许昕。


        想和他一起吃饭,想窝在他的怀里轻声细语的交谈,想能在冰冷的夜晚能和他一起入眠。


        他斜躺在沙发上,涨得生疼的脑袋靠着沙发的手柄,想了许久,还是按住了录音键。


        薄唇微张。


        “许昕,我好想你啊。”


        声音软诺沙哑,带着浓厚的鼻音,方博自己听了一遍,瞬间觉得自己矫情的不行。


        他轻轻咳了咳,又有些纠结,与内心斗争了半天之后,还是纠结的长按了语音,看着上方蹦出的黑色小功能框,手指移到撤回的位置。


        却被忽如起来的振动吓了一跳,真的点中了撤回。


     “博儿你怎么了?”


        “声音听起来很差,感冒了是不是?”
.
        “你怎么撤回???”


        看着对方一句句蹦出来的问题,方博正想敲动键盘一一回复,没想到却等来了许昕的电话。


        滑动了绿色的通话键,上来就被许昕连珠炮弹似得关心轰炸的就要阵亡,听着通过电话传来的担心的声音,另方博的眼眶湿润,喉头梗塞。


        “说话啊博儿,怎么不说话?”


        “……你说这么多,叫我怎么接嘛……”


        沙哑的声音带着委屈的哭腔微微上扬,让许昕听的心疼的缴械投降。


        “感冒了是不是?有没有发烧?有没有吃药?我才走了多久你就不好好照顾自己……”


         听着多面传来絮絮叨叨的声音伴随着细小的嗡嗡的电流声,就像一股热流涌进方博的心。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的……你就安心打完比赛就好。”


        “我比赛今晚一场就打完了,你快去吃个药好好睡一觉!是不是发烧了?”


        心痛溢于言表,不用想想都能体会到许昕在另一头急到跳脚的状态。


        方博勾着唇角,“啊……38.6°C”


        “……快去吃药好好睡一觉!!!!!”


        方博很听话的去睡了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在沙发上了,而是躺在了卧室的床上。


        晕乎乎的从床上做起来,方博能看到房间外面,客厅亮着鹅黄色的灯光。


        那人说过今晚有最后一场比赛的。


        不敢相信的同时却又隐隐带着期待,方博从床上起来推开房门,一眼看见的就是厨房里许昕带着围裙认真切菜的背景。


        高大的身影映在暖融融的灯光中,真的很温暖。


        悄悄的走到许昕身后一把把多日不见的人抱了个满怀,熟悉的味道带这些风尘仆仆的气息。方博瓮声瓮气的问。


        “怎么今晚回来了?”


        “担心死你了。”


        许昕洗了手,解下围裙后胡乱的的擦干手上的水珠,转过身将方博抱了满怀。


        再多的情绪也不用多说话,两个人互相感受这彼此心脏的跳动,听着对方诉说的思念。


        38.6°C的体温过高,但38.6°C的爱情,两个人却刚刚好。


===============END==============

评论
热度(13)
  1. 小火车✔️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4. 晴天般的浅笑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