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横刀向天笑 去留肝胆两昆仑

就是个个人博没事发发照片奶奶比赛唠唠嗑什么的(杂的很🚬)

无趣且话唠🍻

喜欢胖球没救了大概

Cold War 昕博 生贺(一发完结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我们世界第一博的生日!!!看到姚公主发糖真的很开心,也希望方博再接下去的日子里也能开心。
不管咋么样,我磕昕博。
圈地自萌切勿上升真人


==========Cold War


        方博和许昕冷战了将近七个小时之久。
  
        自从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不管平日里生活中的怎么互怼,到最后都会变成满满的爱意,浓浓的甜味,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


        事情的起因是那几通没人接听的电话,和无人回复的短信。


        当天许昕正开着车在听车上的广播,无意间听到心泊街的中心银行发生了一起大型的抢劫事故。事情闹的很大,许昕一连转了好几个台都听到的是这样的新闻。当许昕七零八落地听完整则新闻时,手心地儿都冒出了冷汗。


        中心银行,是方博工作所在的那家银行。


        许昕一下子慌了神,顾不得自己是再去赶重要会议的路上,摸着座位上的手机,拨打方博的号码。


        无人接听,无人接听无人接听!
许昕连手都在抖,他强压下心头的恐惧和寒意,飞快的掉头开往中心银行。


        越往近开,人越多,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热闹似得想往里挤,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许昕急急忙忙在路边停了车就挤进人群中,挤挤攘攘了数回,终于挤近了警戒线。抬着头四处张望,终于在旁边的一辆警车旁边,看到了方博,还有一位警官。


        方博看上去安然无恙,两人不知在说笑什么,方博笑的开心,还伸手拍了拍警官的肩膀。


        在放心方博没事之余,许昕能明显感觉到心中渐渐弥漫起的一样,酸酸的味道。


        特别是当他看到那位警官-----竟然是好久没见的樊振东!


        许昕默默地被人群挤来挤去,看着他们两个人交言甚欢的和谐模样,许昕生气的扭头就走。


        他摸不清楚自己的火气从哪儿来,但现在已经弥漫到心头了,他气得摔门开车扬长而去。


        之后的之后,就是一天的忙碌。


        下班的时候,许昕打开手机,里面赫然躺着方博的好几条简讯,方博把今天的事情重复了一遍报了平安,并且问了自己是不是在忙。


        最近的短信是刚刚半小时前发的,问自己回不回家吃完饭。
许昕一边看着短信想要回家好好的看看他的宝贝到底有没有怎么样,另一方面又介意着早上方博和樊振东的亲密交谈。


        许昕并不是一个容易吃醋的男人,但是,只对樊振东例外。


        在早年还在国家队的时候,樊振东就和自己争方博争了许久,与其说争夺,不如说是樊振东是许昕的情敌。


        面对情敌许昕当然还没这么大度,他想着早上的一幕幕,像孩子一样赌气般地选择了不回短信,去了自己去过的酒屋。


        里还的环境嘈杂喧闹,许昕忍不住叹了口气,耳边回荡的都是些男人们抱怨工作抱怨老板抱怨生活。许昕喝了两三杯烧酒,觉得有些难过。


        自己和方博在一起这么久,方博都很少真正的依赖于他。
磕了碰了不会让自己知道,工作上的不顺不会和自己说,就连今早的事情他都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报平安。方博都会选择默默承受。


        实质心疼,但最让许昕受不了的是,如果真出了点什么事,今早自己没有关注新闻广播的话,自己可能等到上班结束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了。


        再严重的想想,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连樊振东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而自己这个做男朋友的,不得心痛死?


        他两三口喝掉烈酒,出门掏出手机一看,方博又发来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


        “人呢”


        语气生硬冷淡,像是把人隔绝到千里之外,许昕有点慌神,他看时间,里自己下班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许昕站在家门口,他知道现在自己身上带着一股嘈杂的味道,烟酒味混着烤肉味,真的不好闻,在门外站了许久散散味道,才进了门。


        “……”


        “回来了?”


        “嗯……”


        许昕看见不远处的桌子上,菜都被保鲜膜封了起来,但都看得出来,是自己爱吃的。


        心里有一种怎么也说不出来的变扭感,其实就是内疚。
有些拘束的坐回沙发上,电视机里不知道放着什么剧,咿咿呀呀的,吵的慌。许昕根本没心情看。


        “怎么了?”方博也走来,坐在沙发的另一端,“都不说话?”


        语气平常,就像是问有没有吃过饭一样。揣摩不到方博的心绪,许昕心虚的轻轻嗯了一声。


        方博叹了口气,起身为许昕冲了一杯茶。


        “喝酒了?”


        许昕小口小口的抿着茶,含糊不清的呜呜了两声 。


        方博没有再说话,等许昕喝完之后洗了杯子,做到了沙发的地上,从茶几的柜子里拿出了医药箱。


        看到方博一言不发的拿出医药箱,放在地上,许昕脑子里咻的闪过早上的抢劫事件。


        慌忙也跟着坐到地上,“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伤到了!”


        方博只是看了一眼许昕,又默默低了头打开医药箱的盖子。


        “--你说话呀,到底哪儿伤着了!?”许昕不知道方博伤到了哪儿,不敢贸然动手,他焦急的挪到方博跟前,却看着方博轻轻挽起了裤脚。


        膝盖处的皮擦破了一大块,一看就知道到现在都没处理过,可能因为走动的缘故,才结了薄薄一层的痂裂开了好几个小口子,有些渗血。


        “呀方博!受伤了都不和我说!还说自己没事儿!怎么不早些上药!你看现在都这样了……”


        许昕一把拉过医药箱,念念叨叨地拿着消毒的碘酒细细擦过方博的伤口,听到方博的抽气声心痛更甚。


        “痛吗,我给你吹吹。”


        许昕这才意识到的方博自己一人拖着受伤的膝盖回家,为自己买菜,做了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却连一个伤口都没有为自己处理。


        而自己却因为吃着醋幼稚的不去关心他,不回他的短信,让他自己孤身一人在家。许昕不敢想象方博的孤单。


        他轻轻的替方博报上纱布,直起跪坐的身体,把方博狠狠圈紧怀里。


        最近方博瘦了,身子都抱着软软的。


        “我没事儿……”


        还说没事?连说话声都带着哭腔,软诺的不行。


        “我的错。我不该生气的。”


        “嗯……嗯?”


        方博听到这话把许昕推开,不解“你生什么气。”


        眼睛红红的又圆又大,脸色也是绯红的红到耳根,许昕羞愧的甚至不想说自己为什么吃醋的原因。


        “今天早上我是听到广播了,当时都吓死我了,结果去那边一看……”


        “嗯?”


        “结果……结果看到你和樊振东站在一起!”许昕一狠心,在自己的媳妇面前,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吃醋的是自己,你活该。


        “小胖?啊,他是警察啊!”


        “我知道,当年他也喜欢你,我好不容易才抢到你,我看到你和他这么……”


        懊恼的不行,正准备絮絮叨叨的和眼前的爱人好好投诉一番,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却被爱人含在了嘴里。


        许昕一愣,马上夺回了主动权。


        两片唇瓣摩挲着贴合在一起,许昕的舌头绞进方博的嘴里,细细舔过一颗颗牙齿,汲取着方博的甜味,在深入和他的小舌一起纠缠。


        一吻完毕,许昕抱着方博倒在沙发上,顾忌着方博的膝盖,许昕把方博拉到了自己怀里。


        “许昕……”


        “嗯……”


        “许昕……”


        “嗯。”


        “下次别这样了。”


        窝在自己怀里的人显得小小的,脸上的红晕还未消散,声音糯糯的。


        “好。”


        “不过你得离那小胖子远点,我不喜欢。”许昕附在方博耳边低声说到。


        直白直接,简单简洁,传到方博耳朵里却比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都要肉麻。


        “遵命!”


        方博傻笑着伸出手和许昕十指紧扣。


        两人的生活或多或少有些摩擦,小打小闹小吵小骂。而在往后的数年,数十年的日子里,估计也会发生类似的摩擦。


        就像一块酒心的巧克力,外面甜甜的巧克力包裹着浓厚的醇酒,一起在嘴里化开的味道,才叫绝配。


        方博和许昕,就是绝配。


==========END========
世界第一可爱的博儿!!!!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3)
  1. 小火车✔️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 小火车✔️ | Powered by LOFTER